題名:我想念我自己 [錄影資料] = Still Alice

著者:理查葛拉薩(Richard Glatzer)、瓦希魏斯特摩蘭(Wash Westmoreland)導演


出版者:勁藝多媒體

出版年:2015年

索書號:987.83 645:2 2015 V001907

典藏地:醫學人文影片區/總院
∼《我想念我自己》∼心得分享
by 黃小尼

不管看哪一部外國電影,我習慣先從英文的本意去思考(以避免台灣的通路商因為考量市場性而胡亂翻譯,結果會讓我看都不想看!)這次分享的電影片名叫《Still  Alice》,探討阿茲海默症,我用我僅有的英文字彙去理解,我覺得《仍然是愛麗絲》是我腦海裡的想像(還好台灣沒有用我糟糕的直譯),不過台灣這次的翻譯真的是棒透了!

《我想念我自己》

我記得有一部電影,描述的是一個女子因為頭部受到撞擊後,隔天就會完全忘記前一天發生了甚麼事情,因此他必須在每天睡前,用錄影的方式提醒第二天醒來的自己,必須要注意哪些事!雖然這位女子並非阿茲海默症,但我相信《Still  Alice》裡面的艾莉絲被診斷為「早發性阿茲海默症」的當下,應該就像那位每天睡前要錄影提醒自己的女主角一樣的恐懼跟無助!

因為工作的巧合,有一次我的採訪對象就是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長者,但當下我對她的映象仍停留在照片裡的意氣風發與謙虛睿智(其實那次是我第一次與失智症朋友的深度對談。)訪談當中過程我也不需多說了,但若與這次分享的電影《Still  Alice》來比對驗證,我想應該是謀合的。

其實我還蠻喜歡看茱莉安摩爾演戲的,他在戲中講的一句話我很喜歡

I  am  not  someone  dying,  I  am  someone  living  with  Alzheimer,  I  want  to  do  that  as  well  as  I  possible  can.

回到我採訪的那位阿茲海默症患者,當我發現他口中的記憶片段已經是她眼前的全部與所有時,從她對我的的友善(深怕她遺漏了甚麼),我也看見了如同《Still  Alice》女主角對生命的堅韌卓絕。


I  may  never  be  able  to  retrivev  that  I've  already  lost,  but  Ican  sustain  what  I  have,  I  still  have  a  lot.....

說實在的我可能還沒有這樣的樂觀與胸襟!如果我已知道我會慢慢的失去一些東西的話!但艾莉絲的這段話,已讓「當下」成為最重要的事情了!